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海南龙华区第三代试管婴儿_海南龙华区试管生儿子_365助孕

85后中医密制水蜜丸治不育不孕 院方:正约谈

时间:2019-06-06 14:3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4月22日,微博实名认证为执业医师的大V@成都下水道 最近公开发文批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医生张少聪,称张少聪作为一名肿瘤科医生却通过认证微博、头条号塑造不孕

  4月22日,微博实名认证为执业医师的“大V”@成都下水道 最近公开发文批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医生张少聪,称张少聪作为一名肿瘤科医生却通过认证微博、头条号塑造“不孕不育专家”形象,向患者开出名为“水蜜丸”的药方,引导其向 “百杏医生”转账买药。

  当日晚间,张少聪以不接受媒体采访为由挂断了澎湃新闻电话;记者以患者身份致电张少聪询问网络传言,他表示“水蜜丸”是其独家药方,因此不公开,并称介绍患者在“百杏医生”购药是为了方便外地患者。此外,张少聪承认,“百杏医生”的运营者陈楷涛是其同学,但称该平台具备相关资质。

  23日,张少聪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透露,院方已经了解到此事,正联合医院监察科等部门对张少聪进行约谈,具体情况需进一步了解。

  上海中医文献馆馆长贾杨表示,中医虽然不分科,但还是有专业之分,每个医生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肿瘤科和妇科的跨度确实有点大”。

  贾杨进一步表示,此事件具有多个疑点,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职业医师诊疗规范、涉嫌制售假药等行为,有待官方进一步调查。

  4月22日,微博名为“成都下水道”的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医师任黎明在微博发文称,张少聪(微博名“中医张少聪”)通过网络途径宣传自己“治疗不孕不育”,并向数百名患者兜售其高价“水蜜丸”。

  据患者向@成都下水道 提供的聊天截图,患者在张少聪处就诊后,张少聪将药方直接发给一个叫“百杏医生”的微信号,患者将药钱直接汇入私人账户后,“百杏医生”制作药物,再寄给患者。

  澎湃新闻目前已获悉的资料显示,逾百名患者在近一两年间,分别多次向“百杏医生”背后的私人账号“陈楷涛”转账,金额在5000元至20000元不等。

  22日晚间,澎湃新闻以患者身份致电张少聪询问此事,他称网上的指责是“故意炒作”,并解释称,“水蜜丸”是其独家配方,虽然不能对外公开,但效果是“有口皆碑”,“我至今看了700多人,有300人后来都怀孕了,既然你找到我,就应该相信我的为人”。

  张少聪说,自己30%的治愈率已经非常高,还称与某中医大师相比,大师坐诊50年,有效果的也只有几个人。

  自称医术“超过中医大师”的张少聪是个“85后”,其微信公号“张少聪工作室”发布的文章介绍,“张少聪出生于1985年,广东汕尾人,幼承家学,出身五代中医世家”。

  此外,对于外界质疑的其作为肿瘤科医生却自称不孕不育专家一事,张少聪在22日晚间的电话中颇为生气,斥责称,“中医从来不分家”,并且否认违规批量生产“水蜜丸”,坚称是“一人一方”,合法合规。

  目前,多名患者已通过市长信箱等方式投诉张少聪,认为其开具的“水蜜丸”并非“一人一方”,而是与“百杏医生”串连,诱导患者购买昂贵的“秘方”汤剂,甚至连搭配的外敷中药的价格也比正规医院高。

  23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人员回复澎湃新闻称,院方已经了解到此事,正联合医院监察科等部门对张少聪进行约谈,此事正在处理当中,具体情况需进一步了解。

  该医院肿瘤科医院门诊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张少聪是一名肿瘤科医生,“只是他自己也在给部分病人治疗不孕不育”,该工作人员称,若有类似病情,建议去医院妇科进行治疗。

  目前,就张少聪的行为是否涉嫌违规,尚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但多名中医业内人士认为,从已有的信息来看,存在一定“猫腻”。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药剂师认为,中医“一人一方”本身就是根据患者个体辩证施治的个体化用药,理应写清楚药方,由患者自行决定是在医院还是其他有资质的地方购药。

  该药剂师直言,如果是真的独门秘方,为何不申请专利,且上述制备药物行为涉及到“临方制备工艺”,需要具备一定资质。

  上海中医文献馆中医贾杨向澎湃新闻分析称,“水蜜丸”只是中药丸体的一种剂型,不是一个具体药的名称。它是一种统称,是将药粉与蜜、水等物质混合在一起捏成的一个小丸子,便于患者服用。中医会根据不同的病情,把不同药制作成丸子形式让患者服用,且传统中医治疗向来都是“一人一方”。

  此外,他表示,中医虽然不分科,但还是有专业之分,每个医生都有自己所擅长的,上述事件中肿瘤科和妇科的跨度确实有点大。

  贾杨说,患者取得医院出具的处方后,有权选择在医院药房或者社会办药店配药。但病人应当注意,如果凭处方在院外药店买药,一定要事先了解清楚该药店和配药人员两方面的资质是否符合规定,比如药店是否有正规的药品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的药店还应配备至少一名执业中药师或中药师以上职称的药学技术人员。

  贾杨还向澎湃新闻分析认为,本事件的疑点颇多,“‘水蜜丸’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制作的,如果涉及到改变了原有药物的性状,有可能涉及到制售假药的违法行为,都值得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清楚。”

  @成都下水道 在微博上晒出一张私信截图,疑似张少聪同医院医生爆料:张少聪与其同学陈楷涛一同做“水蜜丸”超过5年,由陈楷涛注册“杏缘”公司,做中药加工与饮片业务,通过陈楷涛的账户收取患者远高于成本的“水蜜丸”药费,利润由两人瓜分。

  对于陈楷涛的身份,张少聪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证实,两人确实为同学关系,但他表示自己只是负责开处方,由于所在医院对于“水蜜丸”都是“七公斤起做”,患者花费会比较高,且为了方便外地患者,因此才建议其可以到该药店进行定做。

  张少聪称,“百杏医生”是有相关资质的,钱都是汇到药店账房的,并非私人账户。

  “我是信任他那边,如果药有问题我们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认为他们的药有问题吗?”张少聪反问道。

  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陈楷涛多个关联手机号,始终未能接通。而一份由患者整理的表格显示,仅在一个维权群中,已有超过60名的患者声称通过微信、支付宝向“百杏医生”转账。总额超过50万元。

  在工商登记资料中,与微信号“百杏医生”同名的公司为2017年注册成立的广州百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陈楷涛当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100%。

  23日,一名自称已离职的百杏公司员工向澎湃新闻证实,该公司就是“百杏医生”微信的运营者。

  该员工还向澎湃新闻证实,陈楷涛与张少聪确为合作关系。该员工称“水蜜丸”“好像”是在公司制作,但对于公司是否具有药品经营许可证书,及配备中药师等资质问题,该员工未置可否。

  对于“百杏医生”与“杏缘医生”的关系,上述员工还透露,陈楷涛曾与“杏缘医生”合作,但早前因故停止合作关系了。

  公司官网信息显示,“杏缘医生”是“广州市杏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针对国术中医在医患沟通服务中的短板所研发的医务辅助工具”。“杏缘医生”2016年与广州一家中药房达成战略合作,推出中药“高丹丸散”加工服务,于2017年与北京、广州等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实现中药饮片厂家直供”。

  天眼查App显示,陈楷涛曾短暂担任广州市杏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但于2018年12月通过工商信息变更退出。与上述员工说法一致。

  然而,目前有关于陈楷涛如何制作“水蜜丸”以及是否具备资质问题,尚未明确。

  此外,患者提供的转账截图显示,多个银行账户、支付宝实名账户对应姓名均为“陈楷涛”,而非公司账户,与张思聪的说法并不一致。

  前述中医药剂师称,从已有的截图资料来看,张少聪与“百杏医生”应该是存在利益关系,“如果大规模的引导患者去买药,一旦证实,肯定是违规的”。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